甜橘梓暮

面妈本妈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四)

次日醒来,迟瑞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剩下罗勤耕一个人躺在喜床上。房间里已打扫的干干净净,想是迟瑞怜他昨夜辛苦,没舍得叫醒自己。

掀开被子坐起来,身上除了那些暧昧的红痕倒也没什么不适,只不过后面那处酸酸胀胀的,他一瞬间又想起昨夜迟瑞身上渗着汗水的腹肌和人鱼线,红着脸浅浅地笑了。


迟瑞推门进来,刚好看见罗勤耕要下床,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扶他起身。

迟瑞今日换了一身浅蓝云纹长袍,整个人精神奕奕,看起来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少爷。迟瑞替他套上外衫,一边按摩着他的腰窝一边领着他坐在桌前。

罗勤耕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热腾腾的早餐。两碗粥,水煮蛋,几碟小菜。迟瑞摸摸鼻子:“我……我就只会做这个……实在不行,我去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三)

洪仁悄摸摸找过来,满脸怀疑。

“我说哥,你这什么情况?没看出来啊,婚约都订上了。”

“别乱说,人家是正经的沪军参谋。”

“哟哟哟,胳膊肘都往外拐了,”洪仁围着罗勤耕不依不饶,“老实交代,什么时候认识的?亏我昨天还在给你物色相亲人选呢。”

“昨天。”罗勤耕摸摸庭中新开的月季花。

洪仁却跳起来,“昨天!你俩昨天认识的?他他他,他不会是对你做了什么才来提亲的吧?”

罗勤耕对自己小弟的脑补能力佩服不已,“我们昨天只是一起吃了顿生煎。”顶着红盖头的大胖生煎突然又出现在脑海里,他情不自禁笑出声。

洪仁挠挠头不住嘟囔:“一顿生煎就把自己卖了,难不成一见钟情?”

一见钟情吗?

对象是迟瑞的话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二)

两人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小巷子,刚进巷口诱人的香气便远远飘过来,一盏昏黄的灯指引着他们向前。雨中温热的烟火气往往容易勾起人的食欲,罗勤耕不禁对这家神秘的店面生起好奇。

走得近了,那灯火越发清晰,原是一盏“气死风”,上面糊着厚厚的桐油。灯旁一面招子,牛记生煎四个字映入眼帘。店里一位老板几张桌子,桌子旁摆着几张简单的条凳,雨天里生意竟不错。除去正在进餐的食客,还有几位买了捎回家去的。


迟瑞领着他走进去,收了伞喊一声牛二哥。老板从后厨探出头,看见迟瑞咧开嘴笑了。

“小兄弟带朋友来啊?倒是头一回。这一锅马上就起,快坐下,等等就来。”

迟瑞应了一声“欸”,把罗勤耕安排在背风的位置坐下。罗勤耕看他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一)

一个小设定:书版罗靖+剧版罗勤耕=罗靖 字勤耕

至于我们少爷,emmm起名废放弃了挣扎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
罗勤耕盯着面前这杯卡布奇诺好一会儿了,要等的人却还没来。抬头望望窗外,乌云阴沉沉压过来,瞧着像是又要落雨。

上海的六月一向如此,淅淅沥沥的雨几乎没停过,空气里似乎都沾染了潮湿的气息。隔壁桌的西装绅士终于看完了他那本厚重的法文书,吸吸肚子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。

罗勤耕打量着周遭的人们,倒也不觉得寂寞。

咖啡馆里的客人们觑着外面颜色愈来愈深的云,不约而同露出焦急的神色。果然没过多久雨滴就噼里啪啦砸下来,街角卖香烟的男孩和售花的阿婆很快消失在视野里。客人们打伞的打伞,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预告

一个预告

沪军参谋迟瑞×国文先生(洪帮二当家)罗勤耕

HE

文笔渣,OOC预警,请小伙伴儿们请喷(๑˃̵ᴗ˂̵)و

今日起每日零点更新


【巍面】等待 番外一 恶龙娶亲

小甜饼,可独立成篇。


沈巍正在厨房做饭,忽听得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切菜的手微微停顿,果然一双手软软地搂住了他的腰。

“哈,猜猜我是谁?”

沈巍无奈笑笑,配合起来。 
“嗯……我猜是小懒猫面面。” 
“不对不对,”沈夜在哥哥颈窝像小狗一样蹭蹭,凑近耳朵故作凶恶道:“是恶龙面面哦!恶龙来抓公主啦!” 
沈巍耳朵痒痒的,打开水龙头洗洗手,“那么恶龙大人看中了哪一位公主呢?” 
面面得意起来,“我已经抓住你啦,这位公主看起来漂亮又贤淑,我很满意。害怕了吧。” 
“怎么会害怕呢?”沈巍转过身子捉住面面的手,一个吻落在他纤细的手指上,“我啊,甘之如饴。

【巍面】等待 (完)

巍面,he,剧设+私设,小学生文笔,ooc慎入预警!!!

时间:剧版大战结束后

人物:沈巍×万年前面面(万年后的夜尊最终还是狠不下心,以生命为代价救回了透心凉哥哥。因为圣器的缘故万年前身陷反抗团的面面穿越而来……)


沈巍万万没想到再次见到他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
雨夜,龙城,回家必经的小巷子里,他的弟弟衣袍脏污,发了高烧正说着胡话。

“不要!哥哥……别丢下我……”


回到家里,沈巍轻轻擦干弟弟眼角的泪痕,愧疚和怜惜一齐涌上心头。睡梦中的夜尊虽然闭着眼,却眉头紧锁,似是做了什么噩梦,剧烈地咳嗽着,一双手毫无目的地四处乱抓,“哥哥,不要走……”沈...

© 甜橘梓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