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橘梓暮

面妈本妈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六)

太突然了,真的太突然了。

迟瑞打死也没想到状况会出在大蓉身上。脑子里的小人哭出宽面条泪,现在怎么办啊?


大蓉却不知道自家少爷的心虚,乐颠颠把怔在原地的少爷按进椅子里,叭叭叭讲起来。


“少爷呦,少奶奶真好。又好看又斯文,学问高,做饭也好吃,老夫人要是知道了一定开心……”

少爷夫人……噗嗤一刀。


“老夫人这次叫我来催你回家呢,再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,家里的田产和铺子还等你回去清点。”

田产铺子……噗嗤两刀。


“对了对了,还得风风光光把少奶奶写进族谱里,省的家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天天惦记着进迟家的门。也叫她们睁大眼睛瞧瞧我们少奶奶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。”

莺莺燕燕……噗嗤三刀。


迟瑞额角青筋跳动,眼见大蓉还要说点儿别的什么出来,急忙出声喝止:“大蓉,别说了!”

罗勤耕没看迟瑞,转头给大蓉夹起一个猪蹄:“你凶她做什么?她又没做错什么。”


完了完了,大蓉是没做错,错的都是我啊T﹏T

骗妻一时爽,回头火葬场。


罗勤耕对大蓉笑笑:“还是叫我勤耕好了,那个称呼……我不太适应。”

“嗯嗯嗯。”大蓉迷妹脸。


等到大蓉吃饱,罗勤耕抱起肉丸带她看房间,直接把迟瑞丢在饭桌上。

迟瑞心里慌得一比。

这是什么意思?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捶墙Σ_(꒪ཀ꒪」∠)


罗勤耕安顿好大蓉,回过头来收拾东西却叫迟瑞堵个正着。

迟瑞垂在身侧的手颤了颤指尖,轻轻裹住罗勤耕的手,“勤耕……”

罗勤耕不闪不避,一双眼平静地望过来,看得迟瑞愈发心慌。想了一肚子的话瞬间乱成一团麻,语无伦次道:“我……对不起……我太想和你在一起……我……”


“所以少爷老夫人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田产和铺子?”

“我的。”

“赶着上门的莺莺燕燕?”

“我不是我没有我不喜欢。”


罗勤耕唔一声表示知道了,把手从迟瑞手心抽出来。迟瑞以为罗勤耕对他彻底失望了,急得紧紧抱住勤耕不肯撒手。罗勤耕被他锁在怀里动弹不得,只听见迟瑞闷闷开口:“你别走。”

罗勤耕挑起眉,“我不走,活你干吗?”

???

罗勤耕拍拍迟瑞的背笑意盈盈:“你都在想些什么奇奇怪怪的?都原谅你了还想怎样?”

迟瑞后知后觉:“不生气了?”

“要是你放任肉丸在桌子上跳舞不管,我就真的生气了。”


迟瑞回头一看,肉丸正在桌子上蹦来蹦去呢,一桌子汤汤水水险些叫他颠出来。迟瑞慌忙拎起他的后脖颈,好在没发生严重的后果。

他放松下来,帮着勤耕打扫完毕,然后乖乖跟在勤耕身后回房。


罗勤耕给他沏了一杯茶,“我们谈谈好吗?”

迟瑞坐在对面点点头。


“第一,为什么骗我?”

迟瑞语气诚恳:“因为喜欢你。我本来想过各种方式追求你,可是洪大当家为你求亲的势头太足,相亲对象又大多是青年才俊,我怕你被别人抢走。”


罗勤耕并不意外,这似乎是最合乎逻辑的理由。“所以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?”

“三年前。”迟瑞陷入回忆:“不过你并不知道。那时我和阿四刚来上海,刚好在洪帮的地盘落脚。哪想到一出门就碰上黑帮火并。一条巷子里乌泱泱全是拎着斧头砍刀的人。我在街中央的酒楼二层,远远看着你们对峙。所有人都是一副紧张的样子,雨水接连不断打在身上也毫不动容。只有你,一身白衣,举着柄油纸伞,谈笑间指挥着洪帮的兄弟们将对方暴力碾压。血水混着雨水流了一整条街,却一滴也没有染到你的衣角上去,像一朵开在刀锋上的危险的花。”

罗勤耕有些惊讶。他记得三年前那场战斗,却完全没有料到二楼的窗后会有一个人全程看在眼里,还记了三年。

“我一直对那个场景念念不忘,便托人去打听,终于知道了你的身份——洪帮二当家罗靖。后来我就开始留意你的消息,偶尔会躲在暗处偷偷观察你。最开始或许是欣赏,或许是钦佩,最后怎么陷进去的我也不清楚。等我意识到自己爱上你的时候,时间却来不及了。”

罗勤耕听得心中酸软。原来有这样一个人,默默关注了他三年,突然间一份持续了三年的感情从天上掉下来,砸得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
“那么第三个问题,你怎么就确认我们之间的感情不足以抵消这个小小的谎言呢?”

迟瑞惊喜地看看罗勤耕。

罗勤耕勾住迟瑞的手,语气轻柔:“对,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。还记不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?成婚之后所有艰难困苦我们一起承担。阿瑞,你那么好,我又怎么会看不到?家境可以是假的,眼神和心却骗不得人。唔,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再瞒我,我自然愿意相信你,原谅你。”

迟瑞急急表态:“我保证,我再也不会骗你了。勤耕……你真的不介意吗?你之前不是说……”

“说我不喜欢高门大院?”,罗勤耕笑笑,“那是对别人,不是对你啊。我这个人其实很偏心的,特别是对,我爱的人。”

我爱的人……

迟瑞被突如其来的告白惊了一跳,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欢喜。

肉丸瞅瞅他们俩依偎在一起的身影伸了个懒腰,人类的感情太复杂了喵,我还是睡觉吧喵。


大蓉就在家里住了下来,据说是奉了老太太的命押迟瑞回金城。金城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,军队攒了一大堆事等人处理,年前还有各方关系要陪着打点,根本走不开。罗勤耕向大蓉承诺,等上面批下年假,自己这边也放了寒假就随她一起去看奶奶。

大蓉开心的很,在上海也很好,少爷少奶奶幸福和美,天天看着一对儿璧人在眼前晃来晃去也是种享受。肉丸对家里新来的小姐姐接受度也很高,日日扭着圆屁股跟大蓉出去玩。


闲下来的时候大蓉会偷偷跟勤耕讲迟瑞的“坏话”。原来迟瑞小时候也会任性发脾气,也曾捉弄过教书先生,还带着阿四悄摸摸去河里捞鱼,差点把先生布置的作业丢在水里。罗勤耕把这些事情带入到迟瑞剑眉星目正气凛然的那张脸上,顿时乐不可支。


等到晚间两人躺在床上就寝的时候勤耕还是不由自主笑起来,他戳戳迟瑞的胸膛:“你小时候竟然那么皮,还趁先生不注意剪人家的胡须。”

迟瑞捉住他作乱的手,跟他额头贴着额头,语气促狭:“所以小时候干的坏事现在要付出代价了,唉,栽在罗先生手里学生愿意受罚。”

罗勤耕听出他话里的调笑,脸颊通红:“胡说什么,你怎么变得这样不正经。”

迟瑞翻身掀起勤耕的衣摆,细碎的吻从睫毛到鼻梁再到嘴唇……

他舔舔勤耕发红的耳垂,性感的声音叫勤耕心脏怦怦跳:“不正经吗?那先生今夜可要好好考究一番学生的“功课”了。”

……

一夜无眠。



评论(5)
热度(51)

© 甜橘梓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