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橘梓暮

面妈本妈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番外 浮生

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,不幸的事情却在角落里悄然发生。


柳树刚刚发芽,噩耗传来,罗勤耕远在北平的姐姐病逝,临了只留下一个半大的婴儿。罗勤耕小心把他抱在怀里,那孩子也不怕他,睁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个劲儿瞧。

“姐姐她,可还留下什么话?”

“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姓罗,叫浮生,浮生若梦的浮生。”

罗浮生伸出两只圆圆短短的小手来摸舅舅的脸,抓到大玩具似的笑个不停。俗话说外甥像舅,果然不错,这小家伙大眼睛,长睫毛,皮肤白的像玉,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罗勤耕。

罗勤耕被他软软的小手一碰,心顿时柔软下来,“浮生,浮生……”


罗浮生就这么成了家里新成员。

小浮生简直就是个贴心的小天使。两个家长第一次当爹,本来如临大敌一样生怕出什么差错。结果罗浮生竟然不哭也不闹,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,见了人就咯咯咯地笑,完全不要额外操心。就连那只天天给迟瑞脸色看的肉丸都成了浮生的忠实粉丝,任他抱任他摸,还愿意把自己宝贝的不得了的毛绒老鼠送给浮生玩。

迟瑞完全沦为炫娃狂魔,工作时常常“不经意”地提起自家小朋友多么乖巧多么可爱,惹得一群同事羡慕不已,拎起糖果和玩具就去他家看浮生。


浮生已长大不少,会说一些简单的词汇了。小浮生眉眼精致,白白嫩嫩,跟洋人卖的娃娃一样好看,看见生人也不躲,大大方方喊:“叔叔好。”

几个人乍然见到这么玉雪可爱的娃娃简直手脚都不知往哪放好了。浮生却小大人似的招待起客人来,哒哒哒跑开,抱着一盘刚做好的梅花糕又哒哒哒跑回来。小手往前一推,脆生生地说:“叔叔,次糕糕。”

罗勤耕在后面跟着,眼睛里的笑意止都止不住。同事们手忙脚乱,又是给浮生送礼物又是向嫂夫人问好,逗得勤耕眉眼弯弯。


等到浮生再大一点,就带着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洪澜去念书了。

说起来洪澜这个名字还是罗勤耕给取的。当时浮生刚到家几天,洪仁就过来报喜说大嫂怀孕了。洪正葆总觉得是勤耕和浮生给他带来了好运,非要让二当家给宝宝起个名。罗勤耕思索片刻,想起《梁书》中一句话:其孝友淳深,立身贞固,内含玉润,外表澜清,言行相符,终始如一 。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起一个单字澜总不会错。洪正葆听了拍手大笑:“洪澜。这名字好听哈哈!我洪正葆有后喽!”


学堂离家并不远,罗勤耕牵着浮生,浮生牵着妹妹,很快就到了学校。离开前罗勤耕嘱咐浮生:“要照顾好妹妹哦。”

浮生拍拍自己的胸脯:“爹爹,放心吧,浮生已经长大了,是小男子汉,可以保护妹妹的!”

洪澜也不住点头:“浮生哥哥可厉害了!”

罗勤耕看这俩小宝贝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揉揉他俩毛茸茸的脑瓜:“去吧,放学了爹爹来接你们,记得听先生的话啊。”

“嗯!爹爹(叔叔)再见!”


迟瑞和罗勤耕早早就来等第一天上学的小浮生和小洪澜。浮生确实一副哥哥的样子,牵着妹妹昂首挺胸朝外走。把洪澜送回洪帮,一家三口手拉着手回了家。

浮生看起来很喜欢学堂,眉飞色舞跟两位家长讲今日的见闻。讲先生白白的头发,讲小伙伴们的自我介绍,讲学堂后面那棵很有年头的树……


“对了,我还把小老虎送给妹妹了。”浮生眼睛亮亮的,捏着筷子的小手圆嘟嘟甚是可爱,“悄悄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哦,澜澜怕黑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呀。”

迟瑞和罗勤耕忍住笑意:“好,我们绝对不说出去。”

“那我们来拉勾勾。”浮生左手勾住迟瑞,右手勾住勤耕,非常认真地对两个大人讲: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。不然就变成小狗狗。”

罗浮生笑得露出八颗漂亮的小牙齿:“把小老虎送给澜澜,这样她睡觉的时候小老虎就可以帮她把害怕的坏家伙赶走啦。”

迟瑞拍拍他的肩:“我们浮生长大了,会照顾妹妹了。来,我们的男子汉浮生多吃点,长高高变强壮,那就更厉害了。”


罗勤耕摇摇头,迟瑞简直把浮生宠上了天。


夜深了,迟瑞哄着浮生睡着,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房间。罗勤耕正在铺床,听见门响便问道:“睡着了?”迟瑞伸手搂住他的腰,“嗯,睡着了,抱着肉丸睡得正香呢。”

罗勤耕转过来捏捏迟瑞的耳垂,“你呀,也别太宠他了,日日夸夜夜夸,好像全天下就这么一个乖宝贝似的。”

“浮生就是很好嘛,在我眼里就是最乖巧最懂事的。不过天下第一倒不见得,天下第二吧。第一那个宝贝已经被我抱在怀里,再也跑不掉了。”

罗勤耕羞得说不出话来,只好拿手去推他。迟瑞却靠得更近,“刚才浮生问我一个问题。”

罗勤耕红着脸低声问: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他问我自己的名字是怎么来的。”

“不是浮生若梦的浮生吗?”

“不是,”迟瑞亲亲罗勤耕的鼻尖,“是‘一生一世一双人,半醉半醒半浮生’的浮生啊。”


评论(3)
热度(61)

© 甜橘梓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