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橘梓暮

面妈本妈

【巍生素】小偷 一发完

沈巍的冰箱里少了一块蛋糕。

那块小蛋糕既好看又香甜,层层叠叠的酥皮间夹着幼滑的奶油和吉士酱,上面还洒足了朱古力碎,正是面面最喜欢的法式拿破仑。

面面不在家,沈巍又不吃甜食,那么这桩蛋糕失踪案就很耐人寻味了。

家里依然和出门前一样整洁,除了蛋糕以外也没丢什么别的东西。这小贼倒有意思,大费周章就为了吃一口甜点?

沈巍垂下眼睫,黑色的雾状能量倏地出现在房间里,一丝陌生气息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沈巍顺着能量寻去,那小偷四脚朝天在沙发上睡得正香,原来是只皮毛火红的小狐狸。沈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小家伙睡得小肚子一鼓一鼓,尾巴垂在地上,嘴角还沾着白白的蛋糕渣,完全没有一个小偷该有的样子。

沈巍伸手拎起他的脖颈,小狐狸腾空了才清醒过来。只见他眼珠一转,瞬间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“我实在太饿了,对不起。你原谅我好不好呀?我……我给你干活抵账可以吗?”无辜外表下分明藏着狡黠的小心思。

沈巍只是笑,这小狐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拙劣的表演可笑又可爱。沈巍作势放过他,果然下一秒小家伙撒腿就跑,然后啪叽一下狠狠撞在透明的结界上。

看来是个惯偷。

小狐狸揉揉脑袋眼泪汪汪,“你骗人!不对,你骗狐狸!”

沈巍蹲下来戳戳他,“叫什么名字?”

小狐狸转过去拿屁股对着沈巍,语气闷闷的,“罗浮生。”

“为什么偷东西?”

“小爷我离家出走不行啊?哼,果然山外面都是坏人。”

“你偷吃了我的东西怎么我还成坏人了。”沈巍简直哭笑不得。

“爹爹坏,迟瑞坏,好不容易出来碰上这个人也坏……”


沈巍就这样把罗浮生收在了身边。

听他控诉,竟然是因为吃继父的醋离家出走。小狐妖从来没有出过远门,法术低微,连化形都不会,只好偷偷潜入住户家里找东西吃。

只是个叛逆的孩子罢了。

面面不在身边,沈巍正好缺个处理公文的助手,便和小狐狸约定好,这一段日子他来替面面的工作。罗浮生一听,脑力劳动加包吃包住,还有额外工资,简直不要太开心。沈巍帮着他化出人形,家里瞬间多了个浓眉大眼的漂亮少年。


罗浮生对自己的人身很满意,每天工作的特别起劲儿,竟然比面面在的时候效率还高。不过他还是更喜欢自己的原形,常常变回狐狸抱着蛋糕哼哧哼哧狂啃。

罗浮生口味跟面面差不多,喜欢吃甜的,可是沈巍怕他吃坏了牙便规定一天只许吃几块。不过他才不像面面那样好糊弄,表面上答应着,背地里小主意可多的很。今天偷一块,明天偷一块,小肚皮吃得越来越软。

等到沈巍捉住这个偷吃的小坏蛋时冰箱都快见底了,只好训诫他下不为例。

罗浮生却不怕他,油光水滑的小狐狸扒在大腿上赶也赶不走,“你看我这么漂亮,好看的小狐狸应该多吃一点啊(●'◡'●)”

斩魂使哪里吃这一套,直接大手一挥把零食搁在自己房里,想偷吃就得过自己这关。


沈巍觉得罗浮生最近时常盯着自己发呆,一会儿傻笑一会儿脸红,也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坏主意。

果然夜半三更有个火红的身影窜进来,估计是偷吃小蛋糕的,看我不抓你个现行。沈巍闭着眼睛,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接着床陡然沉了一下,一个毛茸茸的团子跳了上来。温热的气息呼在沈巍脸上,长长的胡须扫得他脸颊痒痒。

沈巍忍不住睁开眼睛,“小坏蛋又来偷什么?”

罗浮生摇摇尾巴,轻轻亲了沈巍一口,语气少见的迟疑,“我来偷,偷你……”


评论(11)
热度(119)

© 甜橘梓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