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橘梓暮

面妈本妈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番外 浮生

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,不幸的事情却在角落里悄然发生。


柳树刚刚发芽,噩耗传来,罗勤耕远在北平的姐姐病逝,临了只留下一个半大的婴儿。罗勤耕小心把他抱在怀里,那孩子也不怕他,睁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个劲儿瞧。

“姐姐她,可还留下什么话?”

“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姓罗,叫浮生,浮生若梦的浮生。”

罗浮生伸出两只圆圆短短的小手来摸舅舅的脸,抓到大玩具似的笑个不停。俗话说外甥像舅,果然不错,这小家伙大眼睛,长睫毛,皮肤白的像玉,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罗勤耕。

罗勤耕被他软软的小手一碰,心顿时柔软下来,“浮生,浮生……”


罗浮生就这么成了家里新成员。

小浮生简直就是个贴心的小天使。两个家长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七)完结篇

迟老夫人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了他的孙儿和孙媳。长相出众的人本就不多,一对儿长相出众的站在一块儿就更好认了。

大蓉抱起肉丸冲这边招手,阿四拎着行李笑得憨厚。迟瑞和罗勤耕加快脚步来扶迟老夫人,两声“奶奶好”听得迟老夫人眼眶发热。

一家人亲亲热热聚在一起,幸福的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。


老夫人自见到罗勤耕之后嘴角就一直不自觉的上扬。这个孙媳妇她太满意了。知书达理,温柔大方,无论人品还是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好,简直就是完美。

反而迟瑞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。新鲜感持续三天之后就遭到奶奶的嫌弃。


“你怎么还站在这?打扰我和勤耕聊家常了,快出去理账本,走走走……”

“你瞧瞧你,非要去投军,像勤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六)

太突然了,真的太突然了。

迟瑞打死也没想到状况会出在大蓉身上。脑子里的小人哭出宽面条泪,现在怎么办啊?


大蓉却不知道自家少爷的心虚,乐颠颠把怔在原地的少爷按进椅子里,叭叭叭讲起来。


“少爷呦,少奶奶真好。又好看又斯文,学问高,做饭也好吃,老夫人要是知道了一定开心……”

少爷夫人……噗嗤一刀。


“老夫人这次叫我来催你回家呢,再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,家里的田产和铺子还等你回去清点。”

田产铺子……噗嗤两刀。


“对了对了,还得风风光光把少奶奶写进族谱里,省的家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天天惦记着进迟家的门。也叫她们睁大眼睛瞧瞧我们少奶奶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。”

莺莺燕燕……噗嗤三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五)

罗勤耕到厨房里忙活晚饭,客厅里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。迟瑞伸出手想摸摸猫猫,结果被橘猫一巴掌拍下来,那嫌弃的眼神仿佛在说:愚蠢的人类,就凭你也想碰本尊的毛毛?

迟瑞想起刚才这胖猫在勤耕怀里乖顺的模样,心下疑惑,不死心地再试一次。这回直接被一jio踢开。得,这胖猫还有两副面孔呢。


一人一猫对峙良久,迟瑞终于放弃挣扎。

还不如去看看勤耕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

胖橘斜眼瞧瞧乐颠颠离开的迟瑞,冷笑一声,就凭你还跟猫爷我斗?喵呜。


最后一道汤端上来,也就开饭了。迟瑞打开汤盅盖子,果然是骨头汤。胖橘闻到香味摇摇摆摆跳上椅子,正挨着罗勤耕。勤耕惊奇地抱抱橘猫,头也不回地对迟瑞说:“阿瑞,你瞧,他还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四)

次日醒来,迟瑞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剩下罗勤耕一个人躺在喜床上。房间里已打扫的干干净净,想是迟瑞怜他昨夜辛苦,没舍得叫醒自己。

掀开被子坐起来,身上除了那些暧昧的红痕倒也没什么不适,只不过后面那处酸酸胀胀的,他一瞬间又想起昨夜迟瑞身上渗着汗水的腹肌和人鱼线,红着脸浅浅地笑了。


迟瑞推门进来,刚好看见罗勤耕要下床,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扶他起身。

迟瑞今日换了一身浅蓝云纹长袍,整个人精神奕奕,看起来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少爷。迟瑞替他套上外衫,一边按摩着他的腰窝一边领着他坐在桌前。

罗勤耕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热腾腾的早餐。两碗粥,水煮蛋,几碟小菜。迟瑞摸摸鼻子:“我……我就只会做这个……实在不行,我去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三)

洪仁悄摸摸找过来,满脸怀疑。

“我说哥,你这什么情况?没看出来啊,婚约都订上了。”

“别乱说,人家是正经的沪军参谋。”

“哟哟哟,胳膊肘都往外拐了,”洪仁围着罗勤耕不依不饶,“老实交代,什么时候认识的?亏我昨天还在给你物色相亲人选呢。”

“昨天。”罗勤耕摸摸庭中新开的月季花。

洪仁却跳起来,“昨天!你俩昨天认识的?他他他,他不会是对你做了什么才来提亲的吧?”

罗勤耕对自己小弟的脑补能力佩服不已,“我们昨天只是一起吃了顿生煎。”顶着红盖头的大胖生煎突然又出现在脑海里,他情不自禁笑出声。

洪仁挠挠头不住嘟囔:“一顿生煎就把自己卖了,难不成一见钟情?”

一见钟情吗?

对象是迟瑞的话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二)

两人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小巷子,刚进巷口诱人的香气便远远飘过来,一盏昏黄的灯指引着他们向前。雨中温热的烟火气往往容易勾起人的食欲,罗勤耕不禁对这家神秘的店面生起好奇。

走得近了,那灯火越发清晰,原是一盏“气死风”,上面糊着厚厚的桐油。灯旁一面招子,牛记生煎四个字映入眼帘。店里一位老板几张桌子,桌子旁摆着几张简单的条凳,雨天里生意竟不错。除去正在进餐的食客,还有几位买了捎回家去的。


迟瑞领着他走进去,收了伞喊一声牛二哥。老板从后厨探出头,看见迟瑞咧开嘴笑了。

“小兄弟带朋友来啊?倒是头一回。这一锅马上就起,快坐下,等等就来。”

迟瑞应了一声“欸”,把罗勤耕安排在背风的位置坐下。罗勤耕看他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(一)

一个小设定:书版罗靖+剧版罗勤耕=罗靖 字勤耕

至于我们少爷,emmm起名废放弃了挣扎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
罗勤耕盯着面前这杯卡布奇诺好一会儿了,要等的人却还没来。抬头望望窗外,乌云阴沉沉压过来,瞧着像是又要落雨。

上海的六月一向如此,淅淅沥沥的雨几乎没停过,空气里似乎都沾染了潮湿的气息。隔壁桌的西装绅士终于看完了他那本厚重的法文书,吸吸肚子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。

罗勤耕打量着周遭的人们,倒也不觉得寂寞。

咖啡馆里的客人们觑着外面颜色愈来愈深的云,不约而同露出焦急的神色。果然没过多久雨滴就噼里啪啦砸下来,街角卖香烟的男孩和售花的阿婆很快消失在视野里。客人们打伞的打伞,...

【迟勤】情有独钟 预告

一个预告

沪军参谋迟瑞×国文先生(洪帮二当家)罗勤耕

HE

文笔渣,OOC预警,请小伙伴儿们请喷(๑˃̵ᴗ˂̵)و

今日起每日零点更新


© 甜橘梓暮 | Powered by LOFTER